今天是2018年01月18日
  • shiren
  • 网民首选山东林业产业全国知名品牌榜
官网首页 > 正文

口吐莲花 拍案惊奇

2014/4/10 13:0     来源:中国观网      我要评论

本期关键词:思想  态度

本期话题对象:郭德纲

本期参考物:中国十年十个最好玩的人物

本期小编感悟:从不说为民服务,却总做义举善行

生活的目标是利益,最优策略是通过道德伦理去实现,次优策略是通过违背道德伦理去实现。如果说这是一种思想,那么这种思想的顶峰,就在“江湖”。江湖险恶,混不好的,残酷淘汰,混得好的,成了人精,就是这样。几千年来,好多思想,看似深入,其实潦草。而“郭德纲思想”,不是惊人的独创,是生活的真相。

不谈政治

“话题别谈那么大,我就是一个相声演员。”郭德纲总是这样说。作为老派艺人,他严格遵守相声行规:不谈政治。不谈政治但脑子里也老得有政治这根弦。相声是门语言艺术,和意识形态关联很紧。

“郭老师自我审查的尺度比电视台还高,他是自觉将枪口抬高一寸。”江苏卫视《非常了得》导演吴瀚侠说,“孟非会就时事发表观点。郭老师采用回避态度。比如干爹成为流行词后,一个小孩儿认他做干爹,他立刻接一句:那我还得买个包。大伙一笑,也过去了。”

 郭德纲是综艺节目最为渴求的主持人:既有制造包袱的能力,又能准确把握语言尺度。他基本不看台本,对“观众是否会笑”判断非常准确。1月份在《非常了得》录制现场,为烘托气氛,他讲了一些荤段子,随即立刻提醒:后期记得删除。

卖艺有节操

郭德纲7岁拜师学评书,后辗转多位老师学西河大鼓、河北梆子,从伺候师傅起床、倒痰盂,到等师傅高兴时学两段;从手抄整理记录师傅老段子,到揣测老艺人腔调。他在传统艺人的规矩熏陶下长大,梦想有朝一日成为“角儿”。 

1980年代相声演员被体制化后,大部分人会忌讳流露“江湖气”。郭德纲一出道就带着强烈的江湖气。他讲面子,像旧时代的“角儿”一般立规矩。

优酷网《名人坊》制作人刘铮说:“郭德纲是老派艺人,和他合作,你得遵守一些曲艺行当的老规矩。比如中午前他不见客,因为头天晚上散戏后,传统艺人得吃夜宵,睡觉已经半夜了;饮食上,得准备他吃得可口的饭菜:拍黄瓜、炸酱面。这合传统艺人的性情:不爱大鱼大肉,爱有滋味的平民饭菜。后台吃饭,我看德云社的座次是有讲究的:郭德纲坐主座,于谦一旁,徒弟不能先吃。他很在意这些辈分排次。”

刚出名时,《开心茶馆》主持人大鹏亲眼看到郭德纲拒绝过一些公司年会演出:20分钟,5万块钱。“他不乐意去,不想这样被消费。”

礼义廉耻

“如果说郭德纲心结有十分,徒弟离开这环是八分。”大鹏说。2010年8月1日,一家电视台播报了郭德纲徒弟打人事件,当晚,郭德纲在小剧场舞台上说着相声对电视台开骂,随即被电视台封杀。8月6日凌晨,何云伟、李菁以公开信形式宣布退出德云社。

8月6日,坐在自家餐厅郭家菜的包厢,一个熟人走进来,“您别着急我跟您说点事,何云伟、李菁离开了。”郭德纲定了半分钟,笑了,感觉“如释重负”,现在回忆那时心情,“他们之前已经有大半年不在这儿演出了,满处找他们,说今天这儿帮忙,明天那儿帮忙,唯独我这里不来,他们也不敢见我,我就知道差不多了。真出了,也踏实了。”

吃完晚饭,郭德纲走进德云社后台,一句话没说,徒弟们第一次看到他难过。 郭德纲的大弟子何云伟和搭档李菁这种敏感时刻宣布离开德云社。“有人告诉我,他们是故意选择这一天,只有这一天让我更难受。”“我要测人心。”8月7日,德云社官网宣布:暂停演出,内部整改。他重新制定演艺合约:5年或10年,以法律约束。“我之前就是太宠孩子们了。慈不带兵,善不理财。”因为对新的合约不满,徒弟曹云金选择单飞。

郭德纲长期所秉持的价值观在这一年被“颠覆”。他自小三教九流全见识过,对“人心”有基本揣测,但在这件事情上,失控了。“人在膨胀之后的那种狂妄连亲情都无法挽回。”对徒弟出走,他始终耿耿于怀,其间的情绪百转千回。对记者谈到这些时,郭德纲眼睛湿了。

人情为先 

郭德纲性情中人,重交情。

谈合作,郭德纲先识人。中国是一个缺乏商业规范的国家,“交情”往往比合同重要。 2010年与某电视台闹出矛盾后,江苏卫视第一时间找到郭德纲。此前,他们的邀请被郭以“没档期”推掉。2010年起连续3年,郭德纲将德云社的封箱演出放在江苏卫视播出。 

 一次,因为天气原因,郭德纲将去南京录制节目的航班改签推后。半夜,《非常了得》导演吴瀚侠接到郭经纪人王海的电话:“车在哪儿呢?”吴瀚侠吓坏了:“完蛋了,忘记通知接机师傅改签了,明天节目做不成了。”电话里旋即传来郭德纲的声音,显然他抢过了王海的电话:“妹子,没事儿,我自己打个车。你别着急啊。”江湖行事,郭德纲首要用意是交朋友,赚钱为次。    

修身齐家

郭德纲的生活志向不难:第一我要活下去;第二我要活得好。

 成名后,郭德纲在抢救挖掘老相声之外,还一直在抢救复排评剧。首先找老艺人复述剧本。比如一出戏需要演员40个人,那就需要找20、30个老艺人,因为一个艺人只会自己的一段词。在流传过程中,人与人的剧本也是不一样的。有人是东北唱法,有人是天津的,对不到一块去,所以还得查对,再把整个剧本立起来,最后曲谱。很多戏有独特的服装、道具,扮相也不一样。所以一出戏从开始挖掘,整理剧本到排练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

这是一个纯花钱的事情,郭德纲做了5年多了。其间有一大批老先生去世。“我很欣慰,万幸。如果当初没我这么干,活儿早就失传了。不过我也不着急,这是兴趣。能抢一些是一些。”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郭德纲说,自己只能尽力做好前两样,后两样“做不到”,“舞台上,我演过刘邦,演过朱元璋,可以了,因为到最后也是这么回事,我就是一个说相声的,说着说着就老了,我愿意老,老了就不用这么累了。”

我的感受:那年夏天去书店采访,空闲之余,翻看了郭德纲的新作《过得刚好》,便发疯一样的爱上了这个“吃开口饭的死胖子”。他的书就像他的相声,捧腹大笑过后,总能引起我们对生活的思考。书中的郭氏幽默,大抵就是郭德纲的人生态度。我争者人必争,极力争未必得。我让者人必让,极力让未必失。真放肆不在饮酒放荡,假矜持偏要慷慨激昂。万事留一线,江湖好相见。

关于郭德纲的评论,五花八门,我把自己最喜欢的一段分享给大家:一个吃开口饭的死胖子,学业于天津,红火于北京,未闻达于显贵,竟风靡在草根。十数载从艺艰难,都化作笑语欢声。虽是满嘴荒唐言,却有一把辛酸泪。从不说为民服务,却总做义举善行。插科打诨满场耍宝让你笑,畅谈古今针砭时弊让你哭。一身肥肉兼有侠肝义胆,满嘴痞话却带杨柳清风。虽有粗俗却从不谄媚,虽有狂放却从不跋扈。拍案惊奇道不尽人间沧桑,口吐莲花挡不住世态炎凉!

(中国观网 张小娟)

 

 

相关阅读

logo  注册 登录  注册或登录后评论可参与抽奖!查看奖品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