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1月18日
  • shiren
  • 网民首选山东林业产业全国知名品牌榜
官网首页 > 正文

火炭上的一滴糖

2014/4/18 14:4     来源:中国观网      我要评论

本期关键词:作家 商人

本期话题对象:冯唐

本期参考物:中国十年十个最好玩的人物                      

本期小编感悟:心里有肿胀,要写出来,要化掉,才舒服痛快

李银河说,“第一次看到冯唐的文字是他的《活着活着就老了》,当时有受惊的感觉。只是在看王小波、李敖和李零的文章时有过类似的感觉。”柴静说,“他文字上嚣张得厉害,怪力乱神。”邱华栋看了他的《不二》后说,“大惊失色,我反正不大想写小说了。”

一辈子一个冯唐

冯唐因“万物生长三部曲”被读者熟知,回头看自己以前的作品,冯唐做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评价。比如他17岁写的《欢喜》,现在他说自己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但奇怪的是,他的两三个特别重要的女性朋友却很喜欢这本书。他认为《活着活着就老了》有幼稚的地方,但他认为这种幼稚就像红酒一样,不同的年份有不同的味道,因而年轻时的文字虽然幼稚但有独特的味道。

冯唐描写的故事被不少读者当做是自传,因为书里的人物经历或者生活的场景总是和作家本人很接近。但冯唐否认了,“不是自传,因为这四个长篇小说写的不是本我,本我从来就没怎么变过。这是通过一个本我最熟悉的人物,描写一批人物,一个人类必经的发育阶段,一个地域,一个时代”。

因为他的小说多以北京为背景,所以不少人爱拿冯唐的小说与王朔、石康以及孙睿的做比较。冯唐认为,这些人的作品中有同一个问题,作品的时代感太强,读者可以通过不同的作品看出不同时代的北京,“而我做的是打造出一个横截面,把一层层沉淀下的东西展示给读者”。

左手文字,右手商业

冯唐是医学专业出身,又去美国学了工商管理,后来还当了麦肯锡的合伙人,同时还写小说,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的人生会有那么多的转变?他笑着说:“我想是因为我比较好奇,人生苦短,不再贪恋原地。”而这些经历和背景对他的写作也带来了一些影响。他认为自己写小说的很多能力也来自在其他领域的锻炼。

有不少人评价冯唐为当代文坛中的异类,对这种观点,他并不在意。“我觉得我是正统,我是在尝试接续司马迁、《世说新语》和张岱的文脉,并试图探索汉语的极限可能。如果说我是异类,是因为现在这个文坛是异类。”

有意思的是,冯唐自己身处商界,但他从不写当下流行的商战小说。他认为人手一本的书一定有问题。“虽然不能说流行的东西没有价值,但要想达到所谓的流行,作者必须要迎合了很多东西。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我还是去写适合自己的东西吧。我只想做一个在一定范围内有影响的畅销书作家。”

火炭上的一滴糖

过了40岁,人总是容易有不少感慨,而冯唐的感慨是终于认识到自己老了。冯唐说,如果说自己30岁的时候对很多还是未知的状态,他认为40岁的自己更多的时候是已知的状态。

谈到40岁的创作心态,他说过去那10年是挤时间创作,不管写得好不好,都是有感而发,否则没那么大动力搞创作,早去干一些世俗的事情了。而现在他在尝试更多探索。“写作从20分到95分相对容易一些,之后再想奔着100分就特别难了。可以说,拣起来的工作我做得差不多了,之后我想看看能否还有更多的文学可能性。”眼下,冯唐已经有了新的创作计划,他说自己将“借尸还魂”,通过历史小说表达一些自己内心的东西。

我的感受:冯唐老说他心里有肿胀,要写出来,要化掉,才舒服痛快。痛惜那样的夏夜,又知道自己非死不可,这样的人才有肿胀,才写。归根结底,没什么是不朽的,每个人都终将化为粉尘,归彼大荒,但还是要写,写是一件没办法的事,什么也不图,却非这么做不可。

冯唐说,“我永远不希望有一天我心安理得,觉得一切都平稳了,我情愿它永不沉默,它给我带来什么苦难都成,我希望它永远‘滋滋’地响,翻腾不休,就象火炭上的一滴糖。”

(中国观网 张小娟)

相关阅读

logo  注册 登录  注册或登录后评论可参与抽奖!查看奖品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