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网首页    价值观报告

在当下,共享单车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它很贴切地符合了我们日渐追求的低碳出行的理念,从而深受城市居民的欢迎。而与此同时,共享单车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使得“国民素质”这个词又一次登上热搜宝座,也让共享文明之路的尽头变得愈渐模糊。


ofo小黄车(以下简称小黄)虽不是首个诞生的共享单车,但它却是第一个严重受害者,将小黄据为己有的现象也十分严重。中国观网对此进行了价值观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24.18%的网民认为是国人的“私心”太重,有17.65%的网民则表示理解,有15.69%的网民强调应建立规矩加强管理,而近42.48%的网民表示无语。


由调查数据可看出,具有共享属性的小黄确实是人类走向共享文明道路上的一个“检测器”,它不断拷问国人:我们的国民素质之路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共享单车所体现的国民素质

国民素质排名为何如此之低?

我们所处的现代,是一个正以共享经济为未来经济发展主方向的时代,而与之相匹配的是必须要有共享文明来做支撑。而在共享文明社会当中,国民素质作为国家发展的助推剂,是最为基础的硬件。我们的国民素质有着许多的长处,但也有很多缺陷。可以说,我国现在的国民素质水平是低水平的。共享单车的出现,无疑使得网民再一次认识到提高国民素质的必要性。

一、我国公民的公德意识薄弱。中国长期处于小农经济的社会氛围中,中国人没有现代公民意识。很多公民只顾自己不顾他人,急功近利,只顾眼前利益,上述共享单车不断被虐现象的出现,正是由于某些用户缺乏公德意识所致。

二、我国公民的敬业精神不足。共享单车的出现虽说是件好事,但由于单车本身的质量欠缺,导致单车不断遭到破坏。单车能够轻易被用户损坏,可想而知,生产商并没有在质量关下很大的功夫。

三、国民缺乏相关教育,文化科学素养差。据了解,50个中国人中只有一个人具备基本的科学素养,比发达国家至少落后了二三十年。我们都知道,科学素养是公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公民的科学素养反映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软实力,从根本上制约着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和经济、社会的发展。

从共享单车的推广过程中可以看出,在国民素质这方面我们还欠缺很多。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引领社会经济不断向前发展,我们的国民素质软实力也应跟上步伐。

因此,提高国民素质是毋庸置疑的,对我们每个个体来说,约束自身行为,使得每个人充分享受公共服务的便利。我们生活的公共领域是有既定的规则的,这些不成文的规则是我们每个人必需遵守的,我们要努力践行公德,为现代文明社会做贡献。换句话说,国民素质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是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方面,是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中国要强大,要提高国际竞争力,就必须重视我国国民素质的提高。

国民素质之路要走多久

提高国民素质,是一个长期的、系统的文明教育工程,它需要我们每个人长期不懈地共同努力,去营造氛围、形成共识。

单从共享单车的角度来说,它是方便大家出行的交通工具,首先应该做好全方面的检测,不断升级更新系统,维护好单车的基本性能,才能在市场更好的运行,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

从个人角度来讲,我们应该加强自律和约束的意识和自觉性,与此同时,也应尽力阻止损毁单车的人,理性劝阻私占单车的人。唯有每位公民能善待身边的公共资源,我们才能共建更加和谐有序的现代文明社会。

从国家的角度来说,国家制定相应法规约束管控是最好不过了,可以通过国家的宣传媒体大力宣传并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引导国民提高自身素质。此外,家庭教育的监管也非常重要,通过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作用,提高遵守社会公德、家庭美德的意识。另外,社会监督作用的发挥,同样也可以形成道德监督氛围。

网民的一惊一喜一悲一叹

 

们在享受高品质生活当中,不乏有一些不和谐的因素加入,使得生活有了一些苦涩。据报道,在北京某共享单车修理点,4000多辆受损单车在等候修理,维修点每天收到超400辆被破坏的单车,其中近两成将报废,甚至有师傅称“修不完”,这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资源浪费,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在小黄悲剧上演的同时,也有很多天使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他们被称为“单车猎人”,爱护着共享单车。填充被涂刮的车牌码、将单车整齐排放等等,他们对待单车的态度像爱护自己的宝贝一样,为国民素质的正面力量做出了榜样。
 
 
如今,我们的经济在飞速发展,物质生活在日益丰富,很多方面已经位居世界前沿,那种令人自豪的陶醉感油然而生。但现在,仅通过我国的共享单车,就能暴露出人性的本质,无论是单车本身还是用户,都有欠缺之处。
 
 
有人分析说,共享单车并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它是商业化的单车租赁模式,出现共享单车被损坏的现象也是正常的,并不能将共享单车和国民素质挂钩。从共享单车来说,单车本身虽有很多漏洞,但作为国民也不能随心所欲,导致最后单车和国民两败俱伤。

 

出 品 方
总 策 划习  瑞
主   编 席佳庆
设 计 制 作 赵江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