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网首页 >  访谈 艺术家蒋焕
主持人

范涛

主持人介绍:

中国观网价值观访谈主编

访谈嘉宾
  • 蒋焕

     1964生于北京,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现常居北京和美国,职业艺术家。主要个展有:拓之--Touch 蒋焕新作展、“那时花开”蒋焕个展、你画廊、纽约艺莱画廊的“时间的温度”等画展;作品曾入选:情色首届全国艺术家主题展、Golden Fleece 中国爱尔兰艺术交流展、境遇-中国新经典画会年展、向经典致敬--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等大展。 

访谈时间:2016/1/26 14:53:44

 中国观网价值观访谈栏目第五十八期有幸邀请到现代艺术影响力上榜人物——蒋焕做客本期访谈。他围绕自身成长以及艺术创作的经历,向广大网民阐述了自己的艺术观点,用语言让大家更加全面的了解和认识这位气质非凡的青年艺术家。他通过艺术内化的处世哲学及魅力给我们带来很多启发与思考。

访谈内容

  • 蒋焕

     我认为这是一个重新再挖掘的过程,观网比较客观的对今天和以往的当代艺术进行了一个深入再挖掘,有很多以往三十年美术史中出现的人物,只是近几年才慢慢形成了自己风格的艺术家,这是因为我的认知到了我这个年龄才有所感悟和形成,对此我认为中国观网是一个非常严肃和严谨的媒体。

     

  • 蒋焕

     所谓现当代艺术的含义,就像安迪.沃霍尔所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十五分钟成名的机会,激发无限潜能。当每个人一旦挖掘到本心的时候,你都可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爱,这样您就是一位艺术家,我们每个人的长相并不是玛丽莲梦露或者汤姆克鲁斯,但我们就长成了属于自己的样子,因此我们要爱自己,更要快乐的生活,这就是当代艺术的意义,就像佛教挖掘本性,顿悟自身,当代主义并不是到处找风格,在身外找形式,如果没有感情依托,那么所谓的艺术也就都是框架了,我认为艺术家需要在挖掘本心的同时再去找自己的风格。

     

  • 中国观网网友蒋焕 提问:

     对于大多数网民而言,现代艺术对他们而言还是比较陌生的,能不能给网友们谈一谈您认为现代艺术最具魅力或者吸引您的地方?或者说说传统艺术和现代艺术的融合与区分?

     

  • 蒋焕

     传统的艺术元素我们必须要保留,很多我们的国民对于博物馆的文化了解完全不够,传统对于我所谓的当代观念绘画起着决定性作用,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三年左右的时间吧,我几乎每天下午都徜徉在故宫绘画馆,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国历代的珍品,我也临摹了其中大量的作品,因此这种深刻的传统文化深深的溶进了血液,即便后来我学的是西洋绘画,几十年走来,中国的传统文化依然是我不可动摇的根基,从国民角度来说,对于接触所谓的当代艺术有些困难,那么就可以从传统入手,一旦国民有对艺术享受的需要,生活就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之所以我们被西方文化边缘,是因为我们的教育落后他们太多。

     

  • 中国观网网友蒋焕 提问:

     相比之下,现阶段国人对传统艺术的认知度更高一些,在这样的环境下,您认为研究现代艺术对于推动文化和城市发展有着怎样的作用呢?

     

  • 蒋焕

     研究现代艺术是伴随着生活产生的,同时反作用于生活,今天生活上的方式、样式、居家摆设等都透露出现当代主义的思想和精神,现当代的含义提供我们每个人的在场感,有时候需要我们去思考,生活在今天,怎么让我们有一种存在感,关系到每个自我,这是要求独立和自由的一种心声,这是很棒的,让人们慢慢去觉醒,去向往自由。

     

  • 蒋焕

     我的作品更多的是从情爱的角度出发,更富于人性化,这一生最能感动我的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彼此坦诚、心无挂碍,它是让我们最自由的状态,它是一种感觉,是最接近人、最朴素、最原动力的表现,我画了很多人物的局部,我希望通过这种艺术形式把彼此间拉得更近些,艺术家最不能忘怀的就是爱,如果没有爱,我的画就是一种罗列,它就不能打动人,也不能打动我,我用了一种touch的方式,我努力想找到一种触摸的感觉,当我用手触摸画面时,就有一种感觉,我更想表达一种形背后的一种感觉,形背后的感觉是我最重要的感觉,我觉得艺术最最重要的就是有更敏锐的感觉,当你把这些感觉有机的调动起来,才会发现自己也具有丰富多彩的感触,才能进入到相对纯粹的一个环境里,当你理性的观察画面,简约就是直指人心的。

     

  • 蒋焕

     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很难承认我们的文化是滞后的,但打开国门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文化开始落后了,这个落后并不是不可挽回的,因为我们心中是一种不平的,我们希望自己能成为当今和将来的世界做出更巨大的贡献,对当前文化在世界的文化中相对滞后的这件事,我们要靠几代人的努力,去为这个世界做出中国人的贡献。

     

  • 蒋焕

     我们的互联网文化改变了我们的交流方式,这个时代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在这里祝愿中国观网的网民在新的一年里有新的生活,新的感受,新的体验,通过网络对自己的生活有更多的改变。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

  • 中国观网网友: 海日汗:游弋在色彩世界的幽灵 奥 奇 关于海日汗的评价众说纷云,毁誉参半。但说到他的画,却是众口一辞,赞不绝耳,就连对他绝对不感冒,非议多多的人,也不得不佩服他在美术创作上独特而又超常的才华。而自恃已长的海日汗也往往在大家的唆拥上,不免自我表现一番,用毛笔蘸着水、墨、颜料在宣纸上涂抹、点洒、勾勒,一边叫人们给他倒墨汁、挤颜料,一边自诩:“给什么颜色我就用什么颜色。”于是在他的笔下,一幅疏淡有致,张弛有度,色彩艳丽而又不失素雅的精品佳作便呈现在铺在画案上的宣纸上,使人们不免啧啧称羡。这时的海日汗,常常会用两根肿胀的手指夹着作画的毛笔,双臂合抱问大家:“俗吗?要是俗的话,你们就用它去擦屁股,不过就是有点儿硬。”然后把毛笔掷在画案上,避到旁边的茶几上端起与他有不解之缘的酒来。 海日汗把沾满墨汁和颜料的笔在宣纸上游弋,色块、墨迹、线条跃然纸上,他手中的笔或缓、或疾、或抖动、或停滞,就像庖丁插在牛骨缝间的刀,游刃有余。在他的笔下,片片墨迹和色块勾勒出一幅幅美仑美奂的斑斓的画图。有时画得兴起,他还把背心脱掉,让旁边的人也脱掉,然后把颜料和墨汁涂抹在肚皮上…… 他用自己的天赋成就了一个斑斓的色彩世界,也独创了自己彩墨画的艺术追求,因而被称为:“中国彩墨艺术的骄子”. 海日汗就是一个游戈在色彩世界的幽灵。 说他是幽灵,在于他的与众不同。他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从不带手机,所以别人找他总找不着,而他要找谁,那一找一个准。当然也有一次例外,那是在他画出了好画后,要把喜悦与朋友分享,没和我打招乎就直奔我家。没想我不在家,给我打电话又巧碰上我手机没电,他于是和另一个哥们儿在小饭馆大喝一顿,喝多了出来看街上摆摊的在卖凉席,于是便买了一席,铺在街边的荫凉地上酣酣睡去。 海日汗以彩墨人物而擅长,尤以所画罗汉最受欢迎。他画罗汉十分虔诚,画前必浴手焚香。他常说:“我罗汉画得好,是因为我有一颗向佛之心。”这话在一些人心里半信半疑,但海日汗确曾拜太清宫百岁道长为师,常进佛堂默诵真言,和多位活佛都是好友。终有一天,嗜酒如命的海大师不再喝白酒,不无庄重地告我:“我在法门寺许了愿,不喝白酒。”白酒不喝了,红酒依旧喝,虽有佛心,但尘缘未了,不能脱俗,他也只能号称“半僧”了。 于是他说:“我太爱艺术了,艺术的最高境界是简单,为了赚点银子养家糊口,我不得不画复杂了。我真正的追求是现代艺术。”据他自己回忆他画画始于一个梦,梦中有一位红衣老人教他画三样东西:一是人,二是马,三是什么他也说不出来。很多年以后他从自己能接触的词汇中得到了顿悟,那位红衣老人教他画的第三样东西就是“想象”和“思维”。这种顿悟为他的绘画艺术上的探求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他开始用中国水墨画的技法借鉴西方印象派的表现主义形式开始了自己独特的艺术探索。 海日汗把许多精力都放在研究自然和史前习俗、原始宗教上,他常常到佛堂、原野、大漠、洞窟壁画、岩画中寻找灵感,他把这些灵感有机地串在一起,运用中国水墨写意的技法和西方表现主义结合起来,把想象和思维这些臆造的东西表现在画布上,创造出众多的现代艺术精品,构成他艺术探求的高峰。 2014年冬季,海日汗随同中国画院的画家们一道出访欧洲。在欧洲的三个月里,他跑遍了他曾经仰慕的西方艺术表现主义大师的家乡,亲自感受了莫奈、塞尚、梵高、毕加索等大师的成长环境,对西方艺术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当他在莱茵河畔的酒吧里,品尝着慕尼黑黑啤酒,欣赏着日耳曼音乐,他仿佛进入了曾经是这些大师们进入过的艺术境界,召唤起他心灵深处的艺术灵感。在这些大师们曾经进行艺术创作的圣地,他创作了几乎可以与这些大师们相媲美的佳作,竖起他艺术探索的一座新的高峰,这些作品就是他回国后结集出版的《欧行印象》。 独特的海日汗往往要制造些与众不同。有时他从家跑出来寻找灵感时都不会带钱,召来一帮人要吃饭喝酒前,他总要对一个人说:“今天的客你请。”然后到别人画室画上一幅写意算作给这个人的酒饭酬谢。他的写意画速度极快,只用三五分钟就完成任务,有时酬主会感到他没有认真画,虽不满意却又碍于他的名气,收下了画并不当成宝贝。所以也有很多人说:“要海日汗的画就要他兼工兼写的,什么大写意那都是哄弄鬼的。”听到这些传言,我心里不得劲,于是劝他不要随便画,到处写意,免得坏了名声。而疯疯颠颠的海日汗却狡黠地回应我:“我也得练练笔呀!” 当技法到了炉火纯青,再加上那过人的天赋和与众不同的思维,练笔时又没有负担,往往会出不同凡响的精品。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日汗的写意也成为收藏家求之不得的珍宝,海日汗不再拿写意来换酒喝了。很多时候,想从他手里求画的人陪着他吃喝到陪不起精力时,也不见他动笔画画,有时他实在碍不过面子随意地画上几笔。对于求画,他看重钱,没钱不画,钱少了不画;但他又不看重钱,有时即使给钱他也不画。往往一张画画得满意了,他不见得卖给有钱的,却常常把它送给懂得画的人。有一次,一位画商把他请到画室,让买画的人把钱垒在他的面前,他却掂掂一叠叠的钞票说:“现在不能画,你们这钱好象有点轻,是真的还是假的?”后来怕那位画商面子上过不去,他从一沓钞票中各抽了几张:“这画我答应下,以后再画,我先给你们画个写意,这钱算定金。”而就在他把画完成时却改了主意,他叫我:“奥哥,这张画送给你吧,咱们家一定都得挂我的画,不能挂别人的。”然后又重新给那个求画的人画了一张。 他的画有他适应市场的佳作,有他心中艺术的追求,也有他随意的练笔。对于海日汗来讲,他的技法已经炉火纯青,想象已不同凡响,而练笔恰恰是他最放松,最没有负担的时候,因此画出来的“最简单”。而“简单”是他在艺术探索中追求的最高境界,谁能说将来他用来练笔的“写意”不会成为他艺术的峰颠。 不久前,陪他的一次酒桌上,他炫耀完自己近期的成就和人们对他赞誉后,沉吟了一会儿,显出一付与他刚才眉飞色舞不相称的庄重缓缓地说:“下一步,我该考虑‘恩还’了。”我们一时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便岔过去,说起他应做些慈善事业,可以建一座艺术学校,培养有才华的贫困孩子。他一下兴奋起来:“我就是要做这件事,就叫‘恩还’小学。”我这才明白“恩还”是那两个字。特立独行的海日汗就是别出心裁,连用词都同世俗不一样。 海日汗常说:“留不住的黑发红颜,带不走的黄金白壁。” 人赤条条地来到世上,也应该干干净净地离开人间。 赤裸、干净、简单就是海日汗的艺术境界。 2015年秋分写讫于思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