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网首页 >  访谈 宝贵石艺总经理张宝贵
主持人

范涛

主持人介绍:

中国观网价值观访谈主编

访谈嘉宾
  • 张宝贵

     张宝贵,北京节能与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副理事长,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他的公司相继为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中国历史博物馆、首都机场T3航站楼、国家大剧院、拉萨火车站、上海世博会国奥馆、陕西大明宫等几百个项目提供了再造石装饰制品,先后应邀在清华大学、四川大学、中央美院、美国加州大学、纽约大学等高校讲学,一种来自民间的、环保的、自主创新的艺术混凝土故事引起国内外各界的关注。

     

访谈时间:2016/1/28 15:47:48

 中国观网价值观访谈栏目第六十期有幸邀请到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宝贵做客本期访谈。中国观网内容主编带着亿万网民的问题来到张宝贵艺术创作基地,拜访了这位带有农民艺术家、企业家、设计师等众多标签的传奇人物。他围绕自身在农村48年成长经历,向广大网民阐述了自己关于“艺术与技术”、“ 艺术与实业”、“艺术与人生”几个方面的探索与理念思考。他朴实低调的个性,顺其自然无为而治的哲学思想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就像混凝土一样坚固,固执的带领着一群农民在创造着不可思议的奇迹。

 

访谈内容

  • 张宝贵

     我1950年7月生在北京,1968年初中毕业就到山西插队,在山西的20年里当过农民、工人和教师,正是在那里看到各具特色的民间艺术,潜移默化,自己也搞过艺术创作。1987年回到北京,由于找不到接收单位,带着老婆孩子迫不得已在昌平的一个村落奤夿屯落了户,搞起了造石艺术,这一呆就是28年。近三十年来,我们的作品先后在北京钓鱼台宾馆、中国历史博物馆、北京保利大厦国家大剧院、首都机场等近百项单位装饰陈列,部分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和世界银行收藏。

    1988年在北京管庄举办的“全国首届装饰混凝土研讨会”上第一次展示了用水泥加石粉制作的装饰浮雕,吴中伟院士给予了高度评价。1989年初,在新落成的北京图书馆办了个展,200多件再造石装饰制品,引起了各界关注,和多人用艺术的眼光看待我们的混凝土,从那时起我对艺术有了想法。
    1993年到广州参加第一届中国艺术博览会,提大箱子到广州,穷困潦倒,但充满了想象,当时来了很多评论家,学习了很多,同年获得广州发明专利铜奖之后连续七界参加中国艺术博览会,每次都很兴奋,用自己的劳动和血汗创造着美。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用创造不断的证明着我们的价值。
    66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经历了改革开放,还正在经历这国家的强大和复苏,我们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体验者、付出者。作为具有“老炮儿”精神的我们这一代人,有缺点,但是有个性。我的价值不在于我的成功,而在于我很真实的袒露了劳动者的一种心声。
    我的经历就是带着一群老百姓,用混凝土做雕塑,体现环保的态度。我们还不富有,但对现实不埋怨、不假设、不期待、不观望,每天在耕耘,每天在创造。这就是我的经历并将继续经历着。
     

  • 张宝贵

     我是在求生的背景之下走上造石艺术的,由于生活的经历和命运的安排,使我和造石艺术结写了难解之缘,并且真心实意的爱上了她。改革开放给我们每个想干事的人提供了一种机会,正是当时的那种生活经历和社会处境把我引导上了造石艺术这条路。

     

  • 张宝贵

     艺术首先是创造性的劳动,只有创造才会与艺术有关。如果说不是创造的,表达的出来的仅仅是美,那就是美术。艺术是通过对外部世界的理解,表达内心世界,内部的涌动。艺术甚至用“丑”的“怪”的方式表达一种见解,一种样式,来刺激人们的思考,触动人,让人变得不安分。

    艺术也可以表现商业价值,但艺术真正的价值归根结底在于创造,一个艺术作品对于一百个人有一百种感受。
    大艺术,是与环境相结合的,表现一种环境艺术,灯光、材料、水流、空间等各个部分是融在一起,就像交响曲一样,很难分出那一部分更重要,而是该谁发生作用谁在那个阶段就重要,这种艺术是一种集体创造。
     

  • 张宝贵

     对我来说,作品就是自己的孩子,很难说我喜欢他一岁的状态,还是八十岁的状态。一定要说最满意的作品,我还是喜欢三岁的作品,因为那时段的作品无知无欲无邪,是最纯真质朴的,这些的作品大家可能不太喜欢,但对于我来说,那是自己原始的东西,虽然技法不熟练,手法也简单,还称不上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品,但就是喜欢,就跟作家最满意的作品不一定是自己的成名作,而是自己的处女作一样。

    我有件作品叫《中国劳动妇女》,这是我对母亲离去20年后,往事历历在目,使我对母亲产生一种依依不舍的恋情,这种恋情是出于我本能,在哪个时段就是我最真实的写照。即是这件作品比较粗糙,但在我所有的作品里她占据着重要的内心地位。
     

  • 张宝贵

     我之前都是在做具体的作品,而现在不再做具体的作品,而是在组织人为环境创造作品,比如说四川有个1000平米的浮雕,我有创意,让孩子去做设计,工人们帮着完成。原来自己是纯粹的匠人或者艺术家,而现在是一个组织者、管控者,我主要实现对作品形式和内容的把关,与他人沟通协调,最终完成作品,这种作品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对于未来的作品,如果是传统的,就精雕细作,可以完全从个人角度出发,精准把握。如果是现代的,就要在工艺、材料、结构、内容、商业等等问题综合考虑,最终在我们自己的时代环境中创造出作品。
     

  • 张宝贵

     我是一个兴趣很广泛的人,我喜欢打乒乓球,我在知青当老师的时候带领学生参加区里的乒乓球比赛,获得过第五名的成绩。我还喜欢唱歌、打牌、下棋、看电影,当年在石英厂的时候,下棋我连着几场拿过全厂象棋比赛冠军。人的爱好跟精力有关系,保持好的兴趣爱好能提高自己的精神状态和保持健康体魄。

     

  • 张宝贵

     我认为鱼龙混杂是一个很好的市场现象,这个世界不仅仅是龙的,也是鱼的。所以我们不用担忧市场上出现的那些伪劣艺术品,那些伪劣的说法,其实过于夸大了。试问如果没有比较,如何鉴别好坏真伪?就雕塑艺术品而言,我看到好多地方的伪劣雕塑恰恰都是名人雕塑,为什么?名人忙着赚钱顾不上,就找一些人代为制作,所以伪劣的作品充斥市场。

    其实所谓的鱼和龙,谁说了算?只有时间说了算。再者,所谓的鱼和龙都是生命现象,即便是有些作品伪劣,也要生存啊!艺术不能和政治一样,艺术提倡的是百花齐放,这鱼到龙正是从低级走向高级的体现。
    艺术品市场应该是有大鱼、小鱼、高贵的鱼、普通的鱼等等,市场充满了多样性,这才叫艺术市场,放眼看国内外的艺术品市场,如果没有鱼龙混杂,能有生机勃勃吗?
    这个时代有人喜欢龙,能够有条件与龙为舞,那就与龙为舞。这个世界还有些人只能收藏鱼的作品,那就收藏鱼的作品。艺术品市场就是一个世界,有生命力自然存在,没有生命力自然就淘汰了。
     

  • 张宝贵

     “大师”本来就是一个称谓,现在艺术界到处都是顶着“大师”的头衔,泛滥已经成灾,其实这也是市场经济使然。现在大师的大多是迎合市场的商业产物,之前的大师确有真才实学,不过也有官封的,就现代而言,“大师”已经是一个调侃,是个秀。凡是有真才实学的不一定冠以“大师”名头,我们要用一个平和的心态去看,只要我们内心没泛滥,不去对接就够了。泛滥就泛滥吧!凡是发生的事情怎能避免,泛滥由它去,人间自有孙悟空火焰真睛,我们要有一双辨别的眼睛。

     

  • 张宝贵

     猴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天下太平,所有从事艺术工作的人,特别是那些还有一定艺术才华的人,应该有更好的社会责任,用向善、包容、豁达的心去引领这个时代。也希望这个社会真正的去关注劳动者和创造者,我们这些劳动者就会在希望中充满无尽的力量,去创造越来越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