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6月17日
  • shiren
  • gansu
  • jingjinjicanyin
观网首页 > 观网发布 > 正文

草原凤凰文学•第76期

2019年04月04日 12:43    来源:中国观网华北区    我要评论

作家简介

哈斯乌拉 蒙古族。内蒙古科尔沁人。文学创作一级,享受国务院特贴。现为中国作协名誉委员、内蒙古文史馆研究员、内蒙古通俗文艺研究会名誉主席。

 曾任锡林郭勒盟西乌旗党校副校长、锡林郭勒盟盟委宣传部副部长、内蒙古文联秘书长、常务副主席、巡视员、内蒙古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著有,诗集《马背恋情》、《乌珠穆沁的传说》、《心野扬鬃》;散文集《牧野祥云》;小说集《哈斯乌拉小说选》、《虔诚者的遗嘱》、《两匹马的草原》;报告文学集《潇洒狱门关》《饮马星河》《百年东方》《哈斯乌拉文集》(十卷本)等。曾两次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及内蒙古文艺创作杰出贡献奖、索龙嘎奖等13项奖励。 

著有茶文化理论文章《试论奶茶文化》在多家媒体发表。

在天安门广场

在书房

2007年在西藏布达拉宫广场

2003年1月16日政协常委

2001年12月全国第七次作代会

2000年4月与作家玛拉沁夫一起访问美国

1992年在克什克腾草原与牧民交谈

1990年7月采访摔跤手

1988年参加全国文代会在人民大会堂与布赫副委员长合影

三十五年后在校门口留影

部分作品 

文学创作独白 

哈斯乌拉  

站在西辽河葱郁的堤岸眺望远处的自己。

再回首,往事很从容地铺排成一串五颜六色的诉说。 在文学这条路上跋涉几十载,竟还如同蹒跚学步的初学者,只是无尽的光明在遥远的地平线上闪着希冀。 文学对我的诱惑,远远胜于这几十年生命的辉煌。 我愿意为她,忠贞不渝。尽管视力所及的前方到处是坎坷和艰辛,背上还驮着沉重的负荷,我却丝毫没有怨言地继续虔诚。

 这背负的重荷,来自故乡涟漪的辽河水,来自科尔沁深处的高梁地,来自西乌珠穆沁草原和大林镇西庄屯殷殷的目光潮。

 谁会想到,1960 年通辽二中初二的一个农村孩子,看到与自己只隔两张书桌的同学写出的诗,在学校走廊的黑板上抄写出来的时候,心里便涌起澎湃的誓言。 随即在减价书摊上开始勇敢地将五分钱一本的《呐喊》、《彷徨》之类的名著厚厚地抱回一摞子。 心里想,只有读鲁迅才能当作家。 仅仅是这一瞬间的冲动和嫉妒,铸定了我整整一生的信念和执着的追求。 

从此,我便萌生了无意识的积累和有意识的尝试。 初中毕业回家的路上,激情和兴奋使我淡忘了毕业后是继续求学还是回乡务农的艰难选择。 

回到家, 胸中燃起彻夜不泯的心火,待到黎明, 平生第一篇习作《毕业歌》 

泼在我心爱的日记本上。 就从那 1961 年 7 月 28 日的晚上,我开始写诗。 

这种在生活中苦苦寻觅诗情的志趣,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水深”“”火热”经过美丽富饶的乌珠穆沁草原的洗礼,那颗执着的心终于走向神圣,走向未来。 

在草原下乡的途中,我发现一位在“动乱”中倍受摧残的老干部,在吞下最后一粒救心丸后,却毫不犹豫地继续向另一个抗灾点走去。 这一切深深地感动了我。几乎用不着辗转反侧地结构故事,我便像端坐在飞驰的马背, 仰望秀美的峰岚, 觉得用诗歌已不能容纳和表达我的感受,于是, 第一篇仅6000 字的短篇小说《战胜死神的人》诞生了。并引起文学界的注目。从此,追求和奉献演绎成一种和谐的执着, 其间的苦乐悲欢,犹在眼前淋漓纷繁。 

1980 年 7 月,在《草原》举办的赤峰热水笔会上,使我有幸认识了仰慕已久的著名作家和诗人浩然、 阿·敖德斯尔、 安米、汪浙成等, 并得到他们热心的赐教。尽管在笔会上我写的两篇小说终未能在《草原》上发表,可那次笔会使我产生的创作激情和历史责任,像一杆神鞭,经常挞伐我的怠冷和懒惰。就在笔会传阅稿件时,读到的描写草原生活的小说与我所熟知的草原和牧民相距甚远时,一种责无旁贷地涌动使我久久地震颤不已。 我又一次发誓,一定要用自己纤细的笔,写出厚重的草原生活。 

可是,多少年过去了,尽管有的作品在全国和自治区获奖,有的还引起评论家们挥毫洒墨,真正静下心来品评自己多年来的作品时,我突然感到惶恐。一种莫名的情绪倏然攫住我的心。 面对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不敢在众多的旧作中选定哪一篇是自己满意的。 

我不甘心呀! 真的不甘心!

 战胜自己比战胜别人更需要勇气和魄力, 我不能原谅自己的过去,更不能借此姑息自己的将来。明天的太阳依旧很灿烂, 我愿意从头开始。 

洗一把脸。我又极其平静地坐在写字台前,铺开稿纸,拧开笔帽, 看自己奔涌的思潮怎样翻滚着倾泻。


(责任编辑:王晓君)

 

相关阅读

 
  注册  登录

    注册或登录后评论可参与抽奖!查看奖品

昵称: 验证码: